普陀山

小说:旅行体验师 作者:石涧敲冰 我要报错
  四川峨眉山的普贤道场、山西五台山的文殊道场、安徽九华山的地藏道场与浙江普陀山的观音道场,并称中国四大佛教道场。

  其中以观音的业务范围最广,从升官发财到包生儿子,啥事都管,因此特别忙。

  一年三次大节,观音出生、观音出家、观音成道,普陀山都是香烟袅袅,24小时开门。

  顾淼对许愿这件事,持薛定谔的态度,有时候什么都信,比如买彩票的时候,大多数时候是不信的,由于彩票一直没中过大奖,所以,现在他还是一个坚定的无神论者。

  普陀山是舟山群岛的地盘,从江浙沪去那里,都比较容易,直达大巴也有,坐火车去宁波再转车去沈家门也可以。

  自驾的更多,前几天观音成道日,铺天盖地的信众,一脚油门从各地直接开去普陀山,拜完一圈之后马上再回家,真正意义上的千里奔袭。

  顾淼主要追求的是舟山的海鲜,在金陵的菜市场上,带鱼多半是被冻在冰里不知道多少年了,所有冰久了的水产,吃起来都一个味,肉质很柴很松,带鱼、鲳鱼……调料多放一点,蒙上眼睛都分不清。

  舟山每年五月到九月是海禁,除了那个时间,都能吃到新鲜的。

  对于外地人来说,虽然鱼很多,但是不能乱吃,肠胃对于从未见过的蛋白质会起过敏反应,上吐下泻不说,比食物中毒导致的上吐下泻还要难受许多倍。

  到达舟山的时候是晚上,顾淼先找到一家很有名的海鲜面餐馆,这里的点法是站在水盆边,看中谁就点谁,一碗面可以十几块,也可以上百块。

  一只梭子蟹五十,加普通的鱼十块一份,还有皮皮虾以及等等,面有两种,米面和普通面条。

  米面就是大米做的线状物,比云南的要细,比新竹的要软,与福建用来做锅边糊的差不多,经不过摆,放时间久了就会糊成一团。

  从点配菜的姿势就能看出本地人和外地人的区别。

  本地人一般就点一两个配菜,吃吃就是了。

  点螃蟹的、往里搁六七种配菜的,基本都是“下次不知道什么时候再能吃着”的外地人。

  外地人与本地人对螃蟹的态度也大相径庭,顾淼独爱大闸蟹,对梭子蟹毫无感情,都十月底的季节了,梭子蟹没膏也没黄,肉质还有一种特别的海腥气。本地人对大闸蟹的态度也是没兴趣,在海禁期,舟山市政府企图搞一发“江鲜节”,但是,收效基本没有,吃不惯就是吃不惯。

  吃饱喝足,顾淼在路上瞎逛,有一些十字路口没有交通灯,或者也是直行与转向灯同时亮,在国内大多数城市,这个时候就看谁胆子大、谁跑得快、到底是车不怕惹事还是行人不怕死。

  舟山这一点做的不错,远远的车就会停下来让车。

  当然,顾淼后面才知道,这是因为舟山已经是浙江11个地级市之中唯仨没当上文明城市的地方了,要是再当不上,只怕有人要遭殃,因此在测评期间严抓各种项目。

  顾淼问当地的朋友,舟山都做了那么久的旅游城市了,每年靠普陀山就哗哗的挣来不少银子,怎么还没混上文明城市?

  朋友回答:“空气都是近几年才好起来的,之前到普陀山烧香的人,那香烧得真刺激,一个个跟手里举了个起火的大扫把似的,密密实实的一大捆。那山头上的烟,远远看着跟整座山失火了一样。”

  ·

  在顾淼来之前,舟山风和日丽,阳光灿烂,在他走之后,也是如此。

  就是在舟山的那两天,风雨大作,不知上头有什么不满。

  别的地方门票在网上买,就算不打折,至少也是原价,而舟山就比较厉害了,不仅不打折,还要加收手续费,如果不是人潮涌动的各种大节日,完全没有必要在网上买。

  门票160,船票单程30。大学生老年人记者以及等等都能打折。

  除了大门票外,里面几大着名地点还要单买门票,南海观音像6块,法雨寺5块,普济寺5块。除大学生老年人记者导游之类的之外,如果有皈依证的也可以免票。

  岛内交通的价格着实很贵,每个点到每个点之间基本是5块,到远一点的法雨寺要十块,岛上似乎也在创建什么奇怪的东西,叫智慧型什么什么,意思就是车票都使用扫码支付,微信支付宝都成,留了一个售票员为不使用智能手机的老年人服务。

  过去许多年,舟山每年都会迎来台风,不过都是雷声大雨点小,当地人骄傲的称这是南海观音像形成的结界,不过今年十月的“米娜”台风,让很久没有被水灌过的舟山体会了一把城市内涝,也许菩萨休假了。

  说起南海观音为什么在东海,顾淼一直感到困惑,不过想想“北海”的变迁,也大概能理解。

  早年的北海是渤海,所以申公豹其实是填了渤海。后来发现了更北的贝加尔湖,决定让它当北海,而广.西的那个北海,则完全是因为以前北海是一个村子,那个村子只有北边濒海,所以叫北海,而不是基于全国的地理环境。

  而普陀山成为观音道场则差不多是在唐朝开始,唐朝首都西安,对于西安来说,舟山确实在南海,没错!没毛病!

  那会儿只有被贬了的才会到真南海去(白居易用力点头,并往嘴里塞了一颗荔枝)。

  在南海观音像边,有一片紫竹林,不是因为真的有一片紫色的竹林,或者在植物学上被称为紫竹的林子。

  而是因为山中多紫色叶纹岩石,酷似紫竹而得名。

  跟金陵的紫金山一个意思,都是石头的名字。

  这附近的海水实在没什么看头,黄黄的像长江,十月底的天气也冷了,再加上凄风苦雨,海边也没什么人。

  因为下雨,绝大多数人都选择坐车,栈道上只有顾淼一个人在走。海浪声声再加上风动树梢的声音,科学的解释是白噪音给大脑带来愉悦的感觉,迷信的解释是佛门清静地,入门即忘忧。

  拜佛的人上到九十九,下到刚会走,世间总有许多凭着自己怎么努力也无法达到的地方,所谓时也运也命也,这种时候除了求神拜佛,也没有什么地方可以抚平那份无可奈何的不安。

  然而顾淼是什么人,是拜过菩萨之后,寺庙当晚起火,之后关闭维修了半年的人。

  是在四面佛前献完花,一只鸟直挺挺摔在面前的人。

  因此,他觉得自个儿可能上辈子是佛祖成道前,被阿修罗派去啥都不穿,大跳艳·舞诱惑佛祖的那几个修罗女之一。

  还是想点实际的比较好,比如……吃。

  法雨寺与普济寺都有斋饭提供,五块钱一菜一汤,人多的时候只有一菜没有汤,中午饭开餐时间非常的早,,不过想想他们做早课的人都是四五点就起来了,吃得早也很正常。

  现在各大寺院门口都摆着牌子,说香只是凡人用来跟佛祖联络的工具,清香三炷已可表心情,烧一大把香、高香就是有贪欲,佛祖不会保佑有贪念的人。

  顾淼认真的想了想,烧清香三炷的意思,大概是正常的QQ聊天。

  烧一大把香和高香,等于弹窗加抖动?

  菩萨会不会一个反手拉入黑名单?

  一位朋友则提出了别的思路:清香三炷是3G,烧得多了就是,大家是在抢带宽,而菩萨能实现的愿望是有限额的,类似于打折时的秒杀,先到先得,所以大家想多烧香烧高香:菩萨看看我!这里!这里!

  另一位朋友的看法则是菩萨类似我等凡人,我等凡人在他们眼中是路边小猫,爱猫人士菩萨路过,发现一堆小猫在看着他,叽叽咕咕不知道在干什么,还有的会扑过来抱大腿之类的,菩萨不知它们要什么,于是放下食物,求食物的小猫高高兴兴的走了,然后逢猫就说那菩萨可灵了。另一个想要猫砂盆的小猫也跑过去了,菩萨还是只放下食物,要猫砂盆的小猫哭哭啼啼的走了,逢猫就说那菩萨一点都不灵。还有一些小猫正好赶上菩萨急着上班,匆匆路过,连看都不看它们一眼,甚至被溅了一身的水,这种就会逢猫就说拜完菩萨更倒霉了。

  在寺庙里胡思乱想了一堆,大概是招来了天谴,斋堂关门了。

  顾淼只好出岛去觅食,岛上卖回程票的操作也是自助为主,必须在手机上买好票,之后现去取票机取票,既然自助了,却不能自助到底,干脆刷二维码过关还能省点事。

  尽管手机买票很简单,但是总有很多人不会,比如提示要填身份证号码,他们也不懂,追着引导员问:“这是什么意思啊?输什么东西啊?”

  引导员告诉他们:“请输入身份证号码,就是在这里输入身份证号码。”

  遣词造句上并没有什么变化,但是看字不懂的人,在听完之后居然就秒懂了。也不明白是什么原理。

  输完之后他们还要追着引导员问:“然后怎么办啊?它上面跳出来了一个下一步,怎么没有付款的地方?”

  引导员:“点下一步。”

  他们才会继续点下一步。

  点完下一步,提示是支付宝还是微信还是银行卡,这当然也是要问的。

  顾淼默默看着引导员的工作,心想:网上还说AI能替代人工客服呢。估计着过五十年都实现不了。

  也许是因为吐槽售票流程太久,在顾淼取票的时候,取票机明明没有吐出票,却提示票已经打好,最后没办法,站在一旁的引导员小姐姐抛下那些求知若渴的人们,将他送进检票口,堂堂正正买票的人,搞得好像硬塞进去的关系户。

  还是吃海鲜最美好,当地朋友带着他穿进居民区里开的小店,店面里摆着今天刚刚买来的渔获。

  新鲜带鱼吃起来与冰鲜带鱼的差距真的很大,东海带鱼与南海带鱼也有着本质区别。过去南海带鱼被称为洋带鱼,东海带鱼被称为本带鱼,本带鱼肉质细腻,洋带鱼肉质粗,味道上也差了那么一点意思。

  不过东海的生蚝不行,肉质很柴,价格还贵,10块钱一个。不像南海生蚝更鲜更多汁,广西北海的牡蛎个。

  在吃喝环节上,可以真正意义上的感受到,什么叫一寸土地也不能让,谁知道能长出什么好吃的。

  朋友热情非常,随口就点了七个菜,各种钱都有,顾淼赶紧拦住他:“别点这么多,吃不完是一件事,还有好多鱼是罕见品种,我估计吃了要拉肚子。”

  朋友不解:“眉鱼、红娘子、烂船钉都是常见鱼啊。”

  顾淼悲伤的扭头:“对我来说是罕见的。”

  最终点了红烧带鱼、黄花鱼咸菜汤、大蒜苗炒鱿鱼卷、豆腐鱼炖豆腐、烤梭子蟹、烤皮皮虾。

  那种名为虾孱,又名龙头鱼,又叫豆腐鱼的鱼类,是顾淼最喜欢的鱼类,肉质极其的细软,就像盒装的内酯豆腐,与豆腐一起炖,感觉比豆腐还要再软一些。

  吃皮皮虾则是丢脸的开始,朋友一筷子插向皮皮虾的菊花部位,如果它有的话,然后利落的掀开背甲,就可以吃肉了。顾淼同志努力了许久,在他手里的皮皮虾全部惨遭分尸,莫名的就断成了几截,背甲自岿然不动,被朋友拍了小视频,估计能乐上好几天。

  吃饱喝足,是时候考虑一下土特产问题了。

  朋友强烈推荐油鳗与风鳗,油鳗放在饭上蒸着吃,风鳗与肉一起炖特别香。

  然而时间紧迫,没空去逛菜场了,朋友掏出手机,跟他说:“来,我认识一个靠谱的做海产品的微商,加她,顺丰寄到家,还省得你自己拎。”

  回程的大巴上,大家都昏昏欲睡,闭着眼睛打盹,在离开余姚服务区两个多小时之后,司机忽然开口:“车上少了一个人!”

  顾淼这才注意到,与自己隔了一个座位的座位旁,放着一个包,而包的主人不见了。

  此人,在余姚服务区休息二十分钟的时候,下了车,就没有再回来。

  车上的人们开始热议,如果他的手机、钱、身份证都在这个包里,他该怎么办。

  这趟车,一天只有一趟,他根本就不可能等下一趟车顺便捎回来。

  求助家人朋友挺困难的,好多人根本就记不住电话号码。

  还是110最简单易懂好记忆。

  最终,那人向服务区求助,服务区找到车站,车站找到司机,谈好条件,最后那人在服务区搭上一趟去杭州的长途大巴,从杭州坐高铁回去。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果然丢啥都不能丢手机啊。

欢迎大家访问:四亿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415xs.com/book/22225/3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