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荏苒,如白驹过隙,转眼张璋该参加高考了。

    陈馨跟周昊的一对双胞胎孩子也满了五周岁,粉嘟嘟胖乎乎,玉雪可爱,又鬼精鬼精的,特别招人疼。

    这对孩子的降生才是真正治疗周昊妈妈的灵药。她在陪着陈馨坐完月子之后,就真正的释怀了以前的所有芥蒂,把陈馨当做自己亲女照顾。

    两个孩子基本上是奶奶亲自照顾到现在的,跟奶奶的关系也特别亲昵。最粘人的是双胞胎里面的小公主,简直一个行走的人形棉花糖,好听的话不要钱的往外吐,怎么甜掉牙怎么来。相较于小公主的甜嘴巴,哥哥周文就跟他爸一个模子印出来的,老成持重还有过之无不及。打小就喜欢看书,幼儿园大班就能自己捧着绘本读了,认识的字比小学三年级学生还多,最崇拜的就是他张璋哥哥。

    张璋要去参加高考,家里人鸡飞狗跳的忙活,一边生怕给孩子太大压力,一边又担心孩子没准备妥当,连准考证和笔袋都有周昊妈妈亲自查看。当天早上还难得的给孩子行使了一下特权,让易佰找朋友开着警摩送去学校考点的。

    他们现在住的地方离学校比较远,开车怕堵,还是摩托比较方便。

    张璋很想说他自己去就可以,但是家里长辈的好意他不好拂逆,只能乖巧的上了警摩,下车后还对着送他来的叔叔鞠躬道谢。

    其实坐警摩来的学生还真不少,很多都是堵在路上没办法了,只能求援警察叔叔帮忙。一到每年高考那几天,交警局的警摩基本上都随时待命,就怕耽搁孩子们的人生大事。

    七月七八.九三天是万千家庭最为煎熬的三天,就连陈馨这么佛系的人都忍不住提心吊胆。

    “我说,你们这是干什么?”周昊坐在沙发上无奈的笑,“张璋别说早就已经得到了国外常春藤大学的录取通知,就算没有,以他的成绩还需要担心?我觉得他最大的苦恼就是如果没有得到省状元该怎么面对老师的失望了。”

    张璋的成绩真的很好,可能是下棋的人思维都比较缜密,在理科方面他学习很轻松,而且这孩子的记忆力特别强,文科对他来说也没太大问题,这样的状态都考不好,那就只能说天意了。

    三天转眼就过,九号考完还有个同学聚餐,之后除非在一个学校读书,否则再见就只能是同学会上。多过些年,怕是连同学会都聚不齐了。

    张璋七月底还要去参加国际象棋大师赛,他已经在棋坛成年组有一席之地,今年是比赛的小年,他去参赛也是给自己进入心仪大学增加砝码。

    晚上还发生了一件小事儿,好几个女孩子追着张璋找他表白。可惜张璋这孩子目前完全没有谈恋爱的打算,他的人生规划中,恋爱这事儿要等三十岁之后再考虑的。

    可惜他是这么想,却有女孩子不甘心,想趁着这个机会拿下他。当晚居然集合起来灌他酒,可惜计策失败,张璋说不喝就不喝,谁的面子都不给。他的理由也很正当,他是棋手,酒精会对他的身体思维等方面都有伤害。

    有些不懂进退的女孩子想要道德绑架,张璋可不给一点面子,微笑着转身就走,留下女孩子在原地尴尬得要爆炸了。

    “兄弟,你太刚了。”张璋的好朋友揽着他的肩膀笑个不停,他也不喜欢那种强迫人交往的女孩。都说了人家张璋不能喝,凭什么你敬酒他就必须得喝,脸真比天地宽了。

    “走吧,老师们都已经走了,你还要跟他们去唱歌?”

    “不了,我今晚去你家打游戏行不?好几个月了,我可想你家那套游戏机来着。”

    几个玩得好的跟班长说了一声,吆喝着一起出了酒楼大门,就看到街对面停着一辆大切。

    “姨爹?怎么你在这里啊?”

    “你姨担心你太晚回家找不到车,让我来接。”周昊开了车门,招呼几个孩子上车,“我估计你们就是想要一起玩一玩。今天可以不给你们限定时间,另外你姨带着俩小的去公寓那边住了,别墅就留给你们玩,这一周都归你们。有啥需要的就给敏姨打电话,她过来给你们做饭的时候就捎带过去。”

    几个小少年高兴得怪叫了几声。在周昊的要求下,一个个用他的手机给家长报备了一声。

    张璋家的别墅可大可好玩了,还有泳池,小区里还有网球场羽毛球场,他们几个能在里面玩上一周都不觉得腻的。

    “其他的都随你们,就一点,不可以让女同学来这边过夜。我可要不定时抽查的知道吗?”

    “知道了周叔叔。我们对女孩子可没啥兴趣,就想好好的,畅快的玩一下游戏。”

    游戏男孩单纯起来真的可怕,女朋友是什么?是游戏不好玩还是东西不好吃?他们好不容易从高三地狱解脱出来,才不要陷入女友地狱中去呢。

    知道这几个孩子都是乖巧听话的,哪怕有点年轻人的小冲动,也不是胡来妄为的那种,周昊很放心的把他们送到别墅那边,让张璋负责招待,自己就开车回去市区公寓了。

    回到家,大儿子很严肃的坐在沙发上看他,旁边是乖巧软糯的女儿,靠着她妈吃吃笑。

    “怎么了文文?”周昊进门给了俩孩子一人一个拥抱,坐到儿子身边。

    “我想去哥哥那里。我能照顾好自己。”兄控的孩子也挺可怕的。

    “你跟他说,我是没办法了。”陈馨无奈的翻白眼,今晚这皮孩子就闹着要去找哥哥,怎么说他都不高兴。

    “文文,哥哥是大人了,他有自己的朋友要陪。这样,你听话表现好,过两天去给哥哥送东西,我就带你一起去。”

    “我也要去!”甜心儿周舞赶紧举起小手,表示不能落下她。

    “你不是想要跟哥哥一起学下棋吗?等哥哥去比赛的时候,就让妈妈带你去看现场,如果你还坚持想学,回来就给你请老师。”

    周文想了想,跟爸爸击掌表示就这么说定了。

    搞定了俩孩子,等他们都睡了后,周昊揽着陈馨站在卧室阳台上看城市夜晚的万千灯火,只觉岁月静好。




欢迎大家访问:四亿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415xs.com/book/91653/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