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神兔踏出一步后,她就不再动了,而是将目光看向了身后不远处的一个白衣青年,那人正一脸温和的看着她和唐衍秋,身后还带着几个黑衣青年,那些个黑衣青年则是和他相反,一脸的煞气。

    “你要拦我吗?”​神兔微眯着那对好看的眼眸看着他,她从他的身上感觉到了一抹杀意和危险。

    那白衣青年伸出一根手指,摇了摇,依旧是温和的笑着说​道:“别去打扰他们,我知道,你是月族的人,我们一般不会去招惹月族,你只要乖乖在这里就好,再说,你身边的九玄宫圣女可是身受重伤,你离开了,她怎么办?别忘了,这里可是上古战场,哪怕她死在这里了,九玄宫又能如何?”

    “嘁!”​

    神兔有些恨恨的出了一声,不过她也没有动,而是退回到唐衍秋的身边,他说的也是不错,这里大多都是杀人不眨眼的,还有大量的凶兽,它们的实力可不弱,自己要是和那人交缠起来,唐衍秋也绝对是凶多吉少。

    可恨,要是我的在恢复一些,何惧这些小辈啊!

    神兔恨恨的想。

    唐衍秋见此情景,也是急忙对神兔说道:“前辈,你先去救浩子,我这里无事!”​

    “你以为我不想啊?”​

    神兔​说道:“但他说的也不是没几分道理,我去救了小浩子,你们根本就自保不了。而且,小浩子唯一的亲人就是你了,你要出现什么意外,那货绝对会彻底疯掉的,还是老实待着吧。”

    “可阿浩怎么办?!”​唐衍秋急道,她也不想岑疯子有事啊!

    神兔缓缓深吸了一口气,道:“相信他吧,我可不信,那小子会那么命短,他能猜到那个墨一周离要出手,他会不留些底牌和手段?他现在是疯疯癫癫的,但内心却是很缜密的。”​

    她可不信,一个真的疯掉的人,在那般激烈的战斗中还能放水,还不被别人看出来,她也是观察好一会儿才发现岑疯子其实是在和周别离那一战中放水了,否则他为何一直不用他那强大的幽冥炼狱和龙皇异次元呢?

    ​“你还有什么遗言吗?”墨一周离一脸得意的看着岑疯子。

    忽然间,岑疯子身后一阵的空间扭曲,岑疯子就这么消失不见了。

    ​“哦?龙皇异次元吗?你倒是把秦昊所创的三大神通炼得不错啊!可惜……”

    见岑疯子消失了,墨一周离并没有着急,她闭上了美眸,而后又迅速的睁开,只见她的左眼忽而边作了另一个模样,变成了一个类似阴阳印记一般的​眼睛,她扫视四周,而后突然出手,手掌上忽然覆盖着一层淡淡的白芒,凌厉的手掌一把从一个空地将遁在空间岑疯子活生生抓了出来。

    “砰!”​

    岑疯子再次被重创,墨一周离毫不客气的一掌穿了他的琵琶骨:“可惜啊!我也有修罗轮回眼,而且还是能看穿一切法术神通的左眼!包括秦昊所创的那神秘莫测的龙皇三绝!”​

    “咳咳!你怎么会……怎么会有……”​

    岑疯子感到震惊万分,看着她的左眼,他也是确定,那就是修罗轮回眼,只不过还是未曾进化的模样,但他从秦昊那里得来之时,的的确确是只有一只右眼的修罗轮回眼,可为何还会有另一只​修罗轮回眼?!

    ​“呵,这就是当初秦昊留给她……留给我的啊!”

    似乎是觉得穿了岑疯子的琵琶骨,墨一周离反而不急了​:“他跟你一样,也是个痴情种,当初明明决战了,非要偷偷留下另一颗修罗轮回眼给我,要是他有着两颗修罗轮回眼,何愁要和那个魔王同归于尽?真的是愚蠢!好了,如今你的琵琶骨被我穿了,法力也是没多少了,瞳力更是消耗殆尽,老老实实把修罗轮回眼交出来吧,毕竟强挖的话,或多或少都会损伤那颗眼睛,只要你交出来,我可以考虑放你一马。当然……”

    她顿了顿,小手缓缓​伸到岑疯子的右眼,两根纤细的青葱玉指在岑疯子不断放大的眼瞳中伸出,最后停在了他的右眼前一寸,墨一周离有些调笑道:“你也可以真的被我挖出来,只不过,那样,会有些疼的~”

    “哈哈哈哈!”​

    岑疯子突然笑了起来,这一笑,墨一周离瞬间感到了一抹不安,但看到这情形以后还是稳定下来,略带讽刺道:“你笑什么?知道自己死期将至了吗?放心,我会让你走的很舒服的。”​

    “呵呵哈哈哈,我笑你蠢啊!”​岑疯子噗嗤大笑,眼眸中很是不屑的看着墨一周离。

    “哼,死到临头还是嘴硬!既然你不配合,那就莫怪我了!”

    墨一周离蹙眉,冷哼一声,两根手指极速向他的右眼挖去!​

    “咻咻!”​

    两道剑气如同黑夜中闪过的流星一般,忽然斩来,墨一周离的左眼转动,本能的跳开,两道锋利无比的剑气就这么在她的眼前划过,削掉了她的一缕秀发,也在她的脸上划过一道浅浅的血痕。

    “呼,好险……”

    墨一周离有些庆幸,摸了摸自己脸颊上的那点血,美眸瞬间阴沉,看着站起来的岑疯子,方才还得意万分的她瞬间感觉到了一种不好的预感。

    “你既然知道我是天涯一剑,既然知道我一直为何不使用剑法,那你为何不第一时间来杀我,而是说那么多废话?”

    岑疯子的脚离开了地面,整个身体都缓缓上升,他的手对着虚空轻轻一握,突然间,他的周身,一股难以言明的气势上升,方才本应该散去的剑气突然间凝聚了起来,慢慢的,在他的手中凝聚成一把剑。

    “你明明没了剑心,为何能够聚剑意为剑?你的法力 瞳力也应该消失殆尽才是,你如何挥剑?!”墨一周离有些咬牙切齿的说道,岑疯子的这一招,彻地让她心慌了些。

    他俯视着脸色越发难看的墨一周离,平静道:“是,我是没了剑心,可你应该知道,没了剑心,我仍可以意挥剑,以意聚剑,无需法力,无需瞳力仍可挥剑,虽无有剑心时那么般强横,但,对付你,也是足够了。”

    说罢,岑疯子又将目光看向了神兔,说道:“兔子带我和姑姑他们离远一些,我下面这一招,很有可能波及到你们。”

    “好,你小心些。”

    神兔没有任何的怀疑,直接带着唐衍秋还有紫宿伍他们迅速后退了近千丈,同时扔出一道阵法,护着他们。

    神兔抬头仰望着汇聚剑气的岑疯子,她本来感应能力便是极强,她能感觉到岑疯子手上的剑气汇聚道了一种恐怖的地步,却还是那副还在蓄力的模样,真不知他这一招,将会有多恐怖!

    墨一周离脸色难看,左瞳的修罗轮回眼在不断的闪烁,试图要找出岑疯子这一招的弱点,但回馈给她的,却是很恐惧的感觉,虽没拿着剑,但他的意念……不,应该是执念太强,以至于他可以凝聚那么强而多的剑气,甚至真的有可能挥出那一剑来。

    其他感应稍微强些的凶兽早早的便是退远了些,惊疑不定的看着天空中汇聚剑气越来越强,甚至强到它们斗无力阻止,但它们也怀疑,已然重伤的岑疯子,是否还有能力挥出这一剑,还是真的装腔作势而已,所以不曾离去,要一探究竟。

    “先出手,那一招,不可小觑!”

    那个白衣男子突然出现在墨一周离的背后,他同样有些忌惮的看着还在天空不断蓄力的岑疯子 以他的实力都是感到那一招会很棘手,必须在他挥剑之时斩杀他。

    “嗯。”

    墨一周离没有反对,而是同样的,也是双手结印,在她的身后,突然出现了无数把黑色的小剑,密密麻麻,数之不清。

    “能掌控剑气的,不止你一个!”

    “天剑落雨!”

    墨一周离傲然,玉指轻弹,身后的剑如同剑雨一般扑向岑疯子,在天空都是划出了一道道浅浅的黑色痕迹,每一把剑看上去杂乱无章,其实它们飞去的方向皆是不一,已然将岑疯子包围,不给其退路。

    “万毒神掌!”

    那白衣男子也是出手了,这是他进入上古战场以来第一次出手,却是震惊众人,只见他身上散发出惊人毒气,一下子便是席卷了半边天,所到之处皆是腐蚀一切,哪怕是巨石都是刹那间被这毒气吞噬。

    毒气迅速围绕在岑疯子身边,化作五只约莫百丈的巨大毒掌,从东南西北上五个方向将其包围,毒掌上还有着道道符文。

    白衣男子淡笑道:“我这毒掌乃是上古毒兽毒皇万骷蝎王所创,威力强横,所到之处所碰之物,无不腐蚀毒化,哪怕是法宝法力都是不例外,任你剑法有何奥妙万千,剑气如何庞大,终归都是万技之一,力量之一。”

    远处,之前逃过一劫的蟠十三看到毒掌,忍不住问向自己旁边的一只浑身都是肉眼可见毒气的,不过半丈大的蜘蛛:“毒娘子,若是你与他比毒,谁胜一筹?”

    “各胜一半吧。”

    毒娘子的声音极为慵懒,她看着远处的那声势浩大的毒掌,似乎并没有太过放在心上:“论量,我比不过他,论毒之精,他那万毒神掌还差些。”

    蟠十三安静下来,庞大的身体动了动,没有再言,而是专心看那一战,同时心中有些庆幸,自己当初跑了,它刚刚可是看见过狻猊后裔还有睚眦后裔都是一招就败在了岑疯子手上。

    不过,如今,已然重创透支的,他还可以顶得住那二人的进攻吗?

    眼望着那万剑还有五只大手咄咄逼近,一直在蓄力的岑疯子终于是动了起来,周围散去的剑气被他凝聚了起来,再加上自己渗透进剑的本来都剑意,这把剑渐渐凝实,最后变成了只有长三尺三寸的一把剑。

    岑疯子缓缓举起了这把剑,举过头顶,要作劈状,闭着双目,口中道着七个字,那七字原本小声的只有他听闻,后来却是回荡越来越大声,不一会儿就是回荡在了这一方天地间。

    “天涯一剑,断天涯!”

    ​


欢迎大家访问:四亿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415xs.com/book/95929/179/